现在一心磕顺懂&瑜昉

没有

《随时等待被需要》


 
全员,私心带CP的tag,不妥删!!可能有bug!!
顺序按出场字幕顺序
手机排版!!
 
 
 
他想起遇到问题时,需要他的部署。
他想起罗星请求行动时,需要他的批准。
他想起罗星受伤时,需要他扛起包袱、负重前行,像家长一样。
他想起徐宏拆弹时,需要他的支援。
他想起确定行动后,需要他要求每一个人打起精神来平安回家。
他想起迫击炮发射时,需要他确认大家有没有事。
他想起狙击组建立制高点时,需要他的烟雾掩护。
他想起在腿被打伤时,需要他提醒大家对方有狙击手。
他想起沙漠里的坦克之战,需要他与徐宏的默契配合。
 
 
他想起遭遇伏击时,需要他联系军舰。
他想起敌众我寡时,需要他看看还有什么装备能用。
他想起了在进入贝拉家时,需要他找一处高地架上天线跟军舰联系。
他想起在解救人质时,需要他加强反干扰器 确保通讯。
他想起在贝拉家时,需要他孤军奋战、拼死接好通讯设备。
 
 
他想起面对流弹,需要他把敌人的阵地定位出来。
他想起车上的人质,需要他的及时救助。
他想起小广场时,需要他的掩护。
他想起车里石头受伤后,需要他的应急治疗。
他想起小女孩中弹时,需要他临场手术取出子弹。
他想起面对手雷时,需要他义无反顾的扔回去。
 
 
他想起当中国公民被挟持时,需要他们的拯救、一个中国人都不能伤害。
他想起当计划有变时,需要他提供备选方案。
他想起在蛟龙信号消失时,需要他派出无人机。
 
 
他想起接到外交部消息时,需要他下达任务、拯救侨民。
他想起在临沂号受到威胁时,需要他撤到外港、保护侨民安全。
他们想起当蛟龙冲在前线时,需要他们的后方保证。
 
 
她想起在商船上,需要她在左侧的配合。
她想起队长的手搭在肩上,需要她压着他们打。
她想起山路一站,需要她的侧翼突击。
她想起废车厂被困时,需要把自己的防弹服给邓梅。
她想起面对石头的满脸血迹,需要她喂给他一颗糖,告诉他吃糖就不疼了、需要她带他回家。
她想到在控制飞机时,需要她与kbfz殊死搏斗。
她想起直升机的扫射时,需要她扛起防空导弹。
 
 
他想起趴在玻璃上的人质,需要他击毙海盗。
他想起海一海二追击小艇,需要他的掩护。
他想起观察员跟着他四年,需要他的保护。
 
 
他想起罗星射击时,需要他实时提供数据。
他想起追击时,需要他帮助解决支援。
他想起顾顺从天而降,需要他帮助他熟悉队友。
他想起工厂外制高点时,需要他给顾顺架枪。
他想起顾顺告诉他“等什么,把枪捡起来”时,需要他与他并肩作战。
他想起顾顺跑向制高点时,需要他尽快把对方狙击手的位置找出来。
他想起顾顺解决迫击炮时,需要他牵制住狙击手。
他想起巴塞姆镇时,需要他负责那个区域。
他想起队长营救夏楠时,需要他守住二楼通道。
他想起顾顺被发现时,需要他尽快把敌人找出来。
他想起在发现敌方狙击手时,需要他提醒顾顺。
他想到在顾顺倒下时,需要他独当一面、击毙kbfz。
他想到顾顺的话语,需要他扭转乾坤。
他想到顾顺的信任,需要他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顾顺不会看错人。
他想到撤退时,需要他搀扶顾顺登上飞机。
他想到飞机上,需要他看看顾顺的伤势。
 
 
他想起在油阀破坏时,需要他切断电路、炸掉液压机。
他想起面对无辜的小孩,需要他Handel it。
他想起大巴车上的人质,需要他把他们都带出来。
他想起发现巴士其中一个炮弹已经启动时,需要他拆除炸弹。
他想起当庄羽有心理障碍时,需要他的安慰指导鼓励。
他想起火烧过来时,需要支援佟莉手雷。
他想起几乎绝望时,需要他抢辆坦克、救大家出去。
他想起沙漠里的坦克之战,需要他与队长的默契配合。
他想起直升机上,需要他安慰队长一句“任务完成了”。
 
 
他想起副队炸装置时,需要他解决海盗。
他想起徐宏拆弹时,需要他的支援。
他想起山路一站,需要他防守后方。
他想起建立制高点时,需要他的掩护。
他想起佟莉受伤之后,需要他给一颗糖、这样吃糖就不疼了。
他想起窗口的防御,需要他战斗到最后一刻。
 她想起当发现黄饼有问题时,需要她的深入调查、揭露真相。
她想起面对扎卡的劫持时,需要她用手机定位、联系外交部。
她想起巴塞姆镇,需要她的翻译来提供情报。
她想起05年先生和孩子,需要她跟kbzz干到底。
她想起突围时,需要她扔出手榴弹。
她想起漫天风沙里,需要她捡起手枪、支援杨锐徐宏。
她想起得知要抢黄饼时,需要她送队长保平安的手链。
 
     
他想起红海行动在即,需要他临危受命、调任蛟龙。
他想起制高点时,需要他截停汽车炸弹、解决机枪手。
他想起面对李懂的颤抖时,需要他说一声“别动”。
他想起等待政府军补给时李懂严肃警戒的样子,需要他的开导、需要他告诉他“战场上子弹多不掉的”需要他给李懂上一课。
他想起土坡后李懂失手,需要他告诉他“等什么,把枪捡起来”。
他想起分头行动时,需要他解决敌方迫击炮阵地。
他想起最后一发烟雾弹将散时,需要他及时就位。
他想起目睹了李懂的表现之后,需要夸夸他的小观察员。
他想起了在进入贝拉家时,需要他的警戒。
他想起巴塞姆镇,需要他负责拱门后面。
他想起在接到李懂信号时,需要他一枪毙命。
他想起等不到上级批准时,需要他“要抗一起抗”。
他想起队长控制首领时,需要他解决尾巴。
他想起自己倒下后,需要李懂用自己的枪。
他想起指挥塔的最后一枪,需要他帮李懂调整心态、战胜压力。
 
 
他们想起当队友进入工厂时,需要他们建立制高点掩护。
他们想起徐宏拆弹时,需要他们的掩护。
他们想起接连不断的炮弹,需要他们再次建立制高点。
他们想起在信号恢复后,需要他们支援佟莉陆琛石头。
他们想到抢黄饼时,需要他们控制指挥塔。
他们想到在队长冲出来时,需要他们解决余下车辆。
 
 
他们想起到达战场时,需要他们支援武警。
他们想起伊维亚政府无作为时,需要他们进城救人。
他们想起危楼里蜷缩的侨民,需要他们的一声“我们接你们回家”。
他们想起队友被困时,需要他们前去车间支援。
他们想起当队友被黄沙掩埋时,需要他们奋力挖人。
他们想起攻打人质营时,需要确保邓梅平安。
 
 
他们想起从工厂撤出后,需要他们把侨民送回港口。
 
 
他们想起被迫驶入战区,需要他们竭尽所能保护侨民。
 
 
 
 
“随时等待被需要,海魂的故事由我们谱写”
---蛟龙突击队
 
 
“人民需要军人,而我需要你”*
“军人应当先被人民需要,再被彼此需要”*
 
“如今我也是普通人了,我也需要你”
 
“那就归属你吧”*
 
“也许我们被彼此需要时,需要的不再是保护,而是陪伴”
 
他们在2035 想起了自己的2018
 
 
 
带*号的三句来自@是辞源啊🐳 , 不妥删。
 
带了夏楠是因为个人觉得战地记者也是有极强的意志和信仰的,他们一样处在炮火的边缘。
 

评论(2)

热度(17)